十年爆款不断,正午阳光凭什么?

(2021-01-13 09:24:01)

标签:

娱乐

分类: 肥罗说

1月12日晚上,看《山海情》的观众可能有一瞬间会有些穿越——“大江大河的同志怎么来了?”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大江大河2》宋运辉的主演王凯,在《山海情》中饰演的是潘书记,这一次,“宋厂长”不用再受夹板气了。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山海情》和《大江大河2》,同出自号称国剧门脸的正午阳光。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就在1月11日晚,《大江大河2》在王凯一段荡气回肠的旁白中收官,近8万豆瓣网友为剧集打出了9.1分,甚至高于孔笙执导的第一部的最终8.8分,在2020年所有播出的国剧中,该剧评分仅次于白宇主演的《沉默的真相》的9.2分。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顺便插一句,观众的另一个穿越时刻或许会出现在白宇在剧中现身的时刻,尽管造型谜之相似,但这一次,“江检察官”再不会迎来一个悲情收场。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但本文说的并不是《山海情》或者《大江大河2》,而是两部剧集背后的几个人:《山海情》的首席导演孔笙,《大江大河2》的首席导演李雪,以及并没有出现在剧集演职员表显要位置,但对两部剧集的成功显然至关重要的那个男人——

侯鸿亮。

先让我们跟随这个山东汉子的脚步,回到让他最怀念的在山影潜心创作、常年混迹剧组的日子。正是在那里,他与当时的导演孔笙、编剧李雪相识,几年之后,这几个男人会被称为正午阳光铁三角。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早期的正午阳光更像是山影的一个制作部门,或者干脆说是“孔笙工作室”,《战长沙》《北平无战事》等现象级作品,都在这一背景下完成。

直到2014年,盛名之下的山影准备上市,侯鸿亮在山影即将上市的前一天辞掉了总经理一职,加入正午阳光。对此侯鸿亮曾表示:“上市涉及到太多资本运作的事,让我疲于应对,甚至对我擅长的创作产生直接影响。想到此后这些会成为我生活的常态,我就觉得该走了。”

他一转身,加入了当年还名不见经传的正午阳光。

但当年那个小独立制作公司的四位元老应该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的数年里,这家公司将为华语剧留下多么精彩的故事,挖掘出一颗颗璀璨的星辰,又将打动多少观众的心灵。梅长苏、靖王、明家三兄弟、苏家三男人、中国好媳妇、明兰、宋运辉…一个接一个的角色从正午剧出发,成为无数观众的国剧记忆。

从2015年的高峰,到2017年的低谷,再到2018年的再次爆发,正午阳光似乎终于重新找到了创作与资本、市场的平衡,从孔笙李雪这样的铁三角到正午二代目,拍出的爆款,观众看了,觉得——都挺好。

但正午阳光新的创作时代又要到来了,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又像是轮回。

大江大河

《大江大河》第一组镜头里,宋运辉折了一只纸飞机,将它抛向远方,这仿佛是一个隐喻,正午阳光的未来就从这只飞翔的纸飞机开始,一路飞出了现实主义的轨迹。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去年12月20日上线的《大江大河2》,正是对这种现实主义风格和题材的有效承接。同时也是对市场的再一次试探。

一开始,并不顺利。

前作豆瓣8.8分的高口碑,再加上原班人马的回归,为《大江大河2》攒足了市场好感度以及大众的期待值。但刚开播时,《大江大河2》其实远未达到上一部的热度。

首播当晚,根据酷云数据显示,剧集两台收视率均在0.4%以下。在猫眼全网热度榜中,《大江大河2》也仅排在第六位。

这就像一场试炼,作为国剧门脸的正午阳光,真能在去除情怀滤镜之后,在完全意义上的当代现实主义题材领域,收获口碑的同时赢得爆款吗?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我只说一个结果:剧集落幕时,收视率是双台破二。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与一味追求戏剧张力、爆点的许多国产现代剧相比,对于《大江大河》系列而言,对年代风云的勾勒和深度剖析呈现,才是点睛之笔。

而出人意料的是,这竟然也成为了观众期待值的最终落点。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可能侯鸿亮当初也完全想不到,这个不像爆款的故事,最终竟然又像当年的《父母爱情》一样,为正午阳光创造了那么耀眼的奇迹。

从网络上的已知信息看,正午阳光在《清平乐》之后没有新的古装项目。目前已经完成拍摄的,还有另一部小人物大时代的《乔家的儿女》,大哥的扮演者,是白宇。主演名单里,还有《大江大河2》里演“程开颜”的周放和《三十而已》的毛晓彤。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改编自阿耐小说的《落花时节》落点是中年人的爱情故事,主演是雷佳音和袁泉。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很明显,正午阳光正在将更多的目光聚焦于这几代中国人在历史创造中的激情、喜悦、呐喊、苦恼和卓越。

这可能是由内因外因共同决定的:外部来看,市场整体产量过剩,好剧变得稀少且昂贵,而很多优质电视剧公司因为经营管理的问题,纷纷肢解或停产,对比之下,正午阳光日益成为独一无二的国剧门脸,这意味着更大的社会责任。

内部来看,正午阳光也在积极转型,一方面作品越来越靠近新一代观众,同时又在某种意义上,主动回归《父母爱情》时代那个现实主义风格的正午阳光。

如果将这种转变归结为一句话,或许就是宋运辉的那句——“我不想辜负这个时代”

山海情

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山海情》被侯鸿亮和孔笙这对老伙计啃了下来。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关注当下、书写现实已成为国剧的新主题。2021又是如此特殊的一年,继献礼剧之后,扶贫剧成为下一个国剧比拼的战场,只是这次比的不再是谁更能砸钱、谁的选题更极致猎奇,而是谁更能将平凡的现实做出不一样的味道,与观众形成共振。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首当其冲者,正午阳光。

和《大江大河2》同样是正午出品,同样是现实题材,同样幕前幕后阵容皆闪光。

黄轩、张嘉益、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王凯、热依扎、黄尧、尤勇智、郭京飞、祖峰、白宇……

同样是用一帧帧画面,一句句乡音,把人带回那个火热的年代。

同样是讲述一个年代的重大命题,但落点永远聚焦于“人”的故事。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故事有一幕,山路蜿蜒,月朗星稀。黄轩饰演的年轻的村干部用力蹬着自行车,一手掌车把,一手轻轻抓了下抱紧自己腰的手:“你能不能莫抓这么紧嘛。”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车后座的扶贫干部“余欢水”,一开口浓郁的“胡建”口音:

“拍谢,我怕我掉下去。”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然后小车夜色中前行,你知道白日终将到来,小小车轮终究会沿着时代的车辙,带着个体奔向远方,又跟随着时代奔涌向前。

其实不仅是《大江大河》或《山海情》,早在2006年打造《闯关东》开始,再到《知青》《温州一家人》《温州两家人》,侯鸿亮的作品履历几乎把中国百年间重要的历史转折全部串联了起来。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正午阳光书写时代,而时代亦成就正午阳光。

这些年的正午阳光,为不同市场不同观众,定制不同风格的剧集,满足不同受众的喜好。

它成功,是因为对观众和市场足够尊重。

更因为对国剧这门手艺,足够尊重。

时代的暗涌,早就悄然而至。 商业化浪潮下,爆款成为许多国剧创作者的终级追求。

但正午阳光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在这个挣快钱的年代里,他们依然选择“尊重观众,拍些真情实感”,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是对的。

到底是观众为什么爱正午阳光剧?

品质过硬之外,从《父母爱情》到《大江大河》,这些故事之所以受欢迎,值得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观看,或许在于它们对于美好人性的刻画,以及对温情、对真实生活的理解与尊重,所有的正午阳光剧,总能在崎岖中看阳光。

到最后,这些故事也总能打动我们。

2019年3月30日,《父母爱情》的编剧刘静因病去世,她还在世的时候,在一次采访中的表达或许可以解释正午阳光剧成功的根本——“人心终究是向善的,没有人能够拒绝人性的光辉,也没有人能够拒绝真正的温暖。”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多少年了,国剧就像观众的孩子一样,骂了一百遍吐槽了一千遍,自家的孩子总还是要看,而自家的孩子,也总有争气的时候,真正的好剧不需要惊天动地,当年拍完《父母爱情》的孔笙说过:“生活自有其力量。”

正午阳光十年爆款史背后,是正午阳光和观众十年缘分的缩影。 我们拥抱过它,它也塑造过我们。当时间的洪流奔腾而去,在变幻的岁月里,那些被“正午剧”陪伴、打动过的观众,心底依然会响起剧中那些经典对白,比如“整个国家都在付出,我只是其中一分子”。

而《大江大河2》中的这段独白,或许也可以作为正午阳光对未来的发言: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面对艰难险阻,我愿意,为之奋斗!

正午阳光爆款记:从《大江大河》到《山海情》,国剧门面的新浪潮

 

一个崭新的正午阳光的时代,就此拉开序幕,就此融入国剧的大江大河,经历山川,奔腾到海。

分类: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